丰年镇是个偏远城镇,有个传奇人物…人们尊称虎爷免费注册送200元玩游戏 点击进入长得高壮冷酷粗犷全身肌肉纠结着,可怕的体格,走路虎虎生风,常让人有错觉是只老虎。大人小孩都敬畏三分,连地方上的父母官都礼让三分!
自今二十琅当都未娶亲,而是他恶名远播,他曾经一夜,把一间妓院的女人,全玩过一轮,女人全累趴了他还精神的很。
这一夜老娼把全馆的妓女都叫来,让虎爷享用,第一个上场是美艳的成熟识女人她妖身一摆拉下罩衫,水嫩嫩的胸就弹出衣服外,让男人玩弄着…男人不客气的双手玩弄着,女人的小手已经识途老马的玩弄着半硬的巨根,女人更是拉扯开男人的裤头那可怕的巨大让她兴奋地张嘴就吃,还吃不下,只能用舔的,他瞬间又变更大只。
[爷啊你的好大喔…奴家的,可能吃不下…不要…啊啊!]她还没说完男人把她当娃娃一样高高抱起只接进入微湿的私处,但是他的昂长一时不进不去,进进出出以後,又在女人身上又揉又戳的,让女爽得淫水直流,他的可怕的昂长才能进去,猛然进出三百多下,女人玩得快挂了,他还是直挺挺的。
老娼看不行让十几个妓女自己玩,再趴在桌上让虎爷玩个痛快,全屋子女呻吟声不断,被操的那儿叫救命,其他人自慰着‘想让自己顺利能吃下男人的分身,喔!分身不是巨大,根本是天柱真是可怕,男人只有前半根进内後半根本不敢进入,怕贯穿女人的身子,他可是找乐子可不想出人命。
就这样一个光着屁股,流着淫水等着男人插,等着都快睡了,好不容易插到天柱了,但一插就是百来下,女人每个被玩过了都那儿红肿不堪唉叫不已,过程是很爽啦!但爽完的代价,却是要休息好几天才能接客。
妓女对他又爱又怕的…说他那话儿一点也不特别,惟一可看行是够硬又够长够粗,而且会越战越强悍,野性的很。其实他也不愿意但是就是发情吧,自己身体的的变化是在十一岁那时。
原本瘦小还比一般年龄的人还弱小,如排骨一样身子,常被人欺负着,有一天他独自一人走在’荒郊野外,发现一只老死的老虎,他觉得可怜,如被人发现一定皮剥下肉也不放过,被其他野兽发现也只有被当食物吃,他觉得老虎跟自己一样可怜於是乎…他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他埋葬了。
从那时起他就整个人都变了,老虎变成他的守护神,梦里教他虎功强身,它的魂魄也附在他身上,与元神容合在一起,老虎变成显性,人变成隐性…所以他变得很强势。
原本就是父母双亡,所以以前都让人欺负,现在他不欺负人就不错了,谁敢欺压他,做生意也是一帆风顺赚大钱,当然有人想攀亲但是因他的特殊状况没人敢来说亲,简直就是送死。
而且说也奇怪他玩女人,每个徭姐都对他又爱又恨的。让他操得很爽,但是都无法让他交出液,每个都已泄了又泄欲死欲仙。他依然金枪不倒再美的女人来都没有用,最後他只好自己练功调气养精还原术,才能全身而退。
虎爷也是有从性爱活动中感受到情欲与快感,但是这些女人都不是自己喜爱的,无法达到高峰,只是在交配动作而已。
这天夜里老虎又现身,他已经好久没出现在他的梦中了,这次它要求他要娶妻生子,它也知道他目前状况,它说今年十月十日早上十点十分,在城门外十苑亭内有个十分美丽的女子,会受到十个男人的欺凌你去英雄救美,她才是你的真命天女。
他马上惊醒,也牢记这个梦中老虎说的话,再等二个月。
02猛虎发威
二月过去,老虎在梦中说的,这天终於到了,他谨记在心,老虎在梦中说的话,“今年十月十日早上十点十分,在城门外十苑亭内有个十分美丽的女子,会受到十个男人的欺凌,你去英雄救美,她才是你的真命天女”。
他已经赶到城门外十苑亭,想来会一会他的亲亲娘子他高兴不已,特地穿新作的衣裳,但是现场让他傻眼了,是有男人在欺负女人啦!
但!却确是十一个男人恶煞匪类样子,正在欺负二个女人,他搞糊涂了,到底是那一个女人,才是老虎说的自己真命天女,亲亲娘子呢。
两个都吓得缩抖成一团,他看着地方…是!这里是十苑亭,日子也对时间也没错,喔!是十分美丽的女子,那就是漂亮的美人喔。
他仔细的看着眼前,缩成一团的女子,是有个长得很十分美丽。
[你们…不要过来…]女人吓得喊叫着,害怕全写在脸上…抖得像秋天落叶。
[呵呵…大哥这个穿紫色的女的,长得还不赖喔][是啊…抓回去做压寨夫人…哈哈!][这穿红的幼嫩小妞,就赏给大家…哈哈!][老大英明…]十个男人忘形的狂吠着乱叫,他们已经好久没玩女人。
虽这女人看起来好像还幼嫩的很,身上没几两肉,反正是个女人就行了。他们就把那二个女人拉开,紫色的女人落在满脸横肉的头子怀中。[啊啊…求你们放手…]女人哀叫、惊恐声…不绝於耳。红色女子被十个男人,团团围住被推来推去,被玩弄着。
[住手…]一个非常大的虎声低吼着。状如虎样的高大男人,气势虎虎生风,可撼动山河,让这群无恶不作匪类,看到都会怕…[你…][滚!]虎样的男人,怒不可遏。
[上…]满脸横肉的头子,说着自己却在找退路。女人又抱在一起,躲在一旁,又吓成一团。[杀!…啊…]大家互看一眼,杀!一声十个男人一起上。
谁也没看清楚,虎爷一个掌风使出,啊!一声全倒在地上,唉叫不已。
03英雄救美
城门外十苑亭内——
当最後,美丽成熟的紫衣美人落入土匪头子怀中,其他十个男人围着红衣瘦弱的灰头土脸女子,戏弄时他才知道,原本梦中老虎爷说的,应该是这个红衣女子。他二话不说,就现身英雄救美,虎风虎掌猛烈赐候着,这群不知死活的王八羔子,敢在虎爷地盘上撒野,二三下就把他们这乌合之众,跪地求饶,打得落慌而逃。
“那个大人…不计小人过…我们把美人送给大爷…就请大人有大量,放过我们……”土匪头儿,居然这样寡廉鲜耻的说。“去…去!”推着紫衣美艳的女人,在虎爷的怀中,就夹着以尾巴逃亡。
虎爷根本连看都懒得看,怀中娇艳的美人一眼,确是盯着前面灰头土脸,衣服跟头发都被戏弄的,有点儿凌乱,腿软在地上的小女人。“……”他皱着眉看着现场,只剩下两个惊魂失措的两个女人与自己。
“感谢大人,救命之恩…”这紫衣美人,一点儿感激的感觉都没有,只是礼貌的说。虎爷认为她被吓呆了,就不计较那麽多,全部注意力,在红衣女子身上。
“你们住那儿…我送你们回府”虎爷说着。“呼呼…呜呜”女人现在奇怪的哭泣着。“你!”虎爷不知现在到底什麽状况。“我们是来这儿投亲的,却是投亲的人,都已搬迁了,我们主仆两无依无靠”她心想好不容易有土匪头子喜欢自己,就可以上山去吃香的喝辣的,过个夫人的生活。
谁知道出现这个程咬金,坏自己的好事
红衣女子,还惊魂未定的,拉着自己的凌乱的衣服。
紫衣姑娘是远方有名望的千金小姐,因自视容貌美丽动人,就勾引有钱有势的大官人,但是偏偏对方居然名草有主,只能纳她为妾。
她父亲大人不同意,她嫁人当妾…又不安於室到处招风引蝶的,引郎入室…一气之下,觉得丢脸要她离开家乡去陌生的地方,投靠远房亲戚,重新做人…红衣女子女,惊讶着……居然紫衣女人说她们是主仆的关系,根本不是,她是见义勇为的,看见紫衣女人被坏人围住,她跟哥哥有学过几天功夫,所以就来倘这个混水…可是那些不要脸男人,满脑子淫荡的贱脸,心眼里都只想要那个、这个、她只是看起来小,但该有的都有,而且也是满十六岁了,可以嫁人的年龄了,她们村庄很多男人,都想讨自己当老婆,那种事夫妻之间的事,该懂的她也了解……她单纯的想说大不了打败了,最坏状况杀了自己吧,没想到那些人思想邪恶的…亏她把自己搞得灰头土脸的,丑死了才出现救人,人家说救人命胜过七级……什麽豌糕了!
嗳呀!…说那麽多…就是要救人要紧,所以她就傻傻地去救人…现在傻傻地让人救…呵呵傻人有傻福。让她哥哥知道一定被骂死的,但是她的小脑袋瓜还是不知,紫衣姑娘为何说自己是她丫环…不懂啦!我应该是她的救命恩人…虽没救成,还是拖延时间,等到这个虎样的男人救。…算是功德圆满啦。
04头很大!
虎爷面对娇媚的低泣着紫衣美人,那个男人不是怜爱,好生好语地,轻声细语的说着贴心温暖的,但是虎爷他已皱着眉,强忍着自己性子,让软软绵绵地身躯,霸占着自己身子,诉说着自己悲惨的命运,他无奈地很想推开,但却又怕伤了紫衣美人,但是他的虎眼,却是紧盯着坐在地上的小女人,她嘟着小嘴,可爱地拍拍屁股,冲着男人一笑…“谢谢你救了我…我先走了…你们慢慢聊…”她决定,不躺这混水,她还要回家煮饭,没空理这个女人发神经的,抱着男人就不放的,又爱说谎。
“啊…”红衣女子一走,就听到後面紫衣美人的惊叫,她一回头只看到女人摔倒在地上碰一鼻子灰,男人不见了。
红衣女子歪着头想“他可能尿急喔…”想完,转身想赶快回家。“啊…喔…”她转身撞上如墙壁一样硬的东西,小手自然地抚摸着,还是温热着,还有心跳“你…摸够了没…”闷哼着。
男人惊讶得感受到,让小手摸着,微妙的身体变化着,一种奇怪的情愫,燃起阵阵轻悸。
“啊…”女人惊讶着,男人高强的武功,比自己哥哥的三脚猫功夫还好。
“我护送你回去…”他绝对不能错失,自己的真命天女。
“不用…我自己回去,你送紫衣美人…”她根本不想让他送,这种丢人的救人不成反被救的糗事,让她家人知道只会被骂的狗血淋头而已。
“你们不是主仆关系嘛!?她没有地方去,你确要回家去…”他疑惑着。
“……呵呵”真见鬼了!谁跟她主仆关系,自己家虽不富裕,但也不会让自己,去当有钱家的家奴。
红衣女子还想说时,却被紫衣女人打断“英雄!人家好痛喔…”她娇媚的让人起鸡毛蒜皮,男人还是紧盯着,眼前想要落跑的红衣女子。“你叫什麽名字?”“我…”红衣女子还没说,紫衣女人却大声的,盖过红衣女人说“沈紫云”男人翻翻白眼说“你呢?”虎眼温和注视着。
“洪叶心”她人做得正,不怕让人知道闺名。
“红…叶心!好奇特的姓喔!”他挑着眉看着眼前,灰头土脸的小女人。“那里奇特,我们全家都姓洪啊!”她不明白地说。“……”虎眼男人有点,不知如果接下去。
“我爹叫洪信、我娘是郝初蔷、我大哥叫洪水、三哥叫洪流、二姐叫洪福妹婿叫使其天…”真不怕被红水猛兽给冲垮家园,还好有个鸿福。
“红杏出墙…”虎爷听得有点,呆滞着…爹娘是红杏出墙,二姐也够绝居然能找到如此相配的夫婿。
“我二姐是从小指腹为婚的,所以一个叫洪福一个叫其天…是无聊的长辈刻意取的,没有什麽神奇之处…”她笑着说,因为被很多人问过自然就先回答出来,免得还要再让恩人问。
“好了…天色不早了!我要回家去…”她露出灿烂的甜笑。虎爷竟然觉得,这个灰头土脸的女人的笑容很美,心被狠狠地震了一下。紫衣女人不甘心被冷落,就硬插入他们两个人的中间,虎爷只好退後一步。
“你要走…快走啦!”
她真不懂有眼睛的人都会觉得自己美艳动人,这个粗婢灰头土脸的臭丫头,拖延我上山作压寨夫人的时机,现在还要来跟我抢男人,看着男人穿着不俗。“英雄,我…奴家…”她露出水汪汪的媚眼勾引着男人,整个身子又是无法骨般的依附在男人坚硬的身上。
“等一下”他人叫着又想溜了小女人,一把又把中间碍事的无聊女子推开,让她突然失去依靠的摔得四脚朝天…“…咿!”她看见美人又摔在地上,脸上已经跟自己一样灰头土脸的。“你有指腹为婚的郎君吗!”他紧紧盯着虎眼闪着奇异的光。“没有!但是我已经定亲…”“啊!定亲”这看起小,像小女孩的她…居然。“是啊!叫曾漂泊”她喜上眉梢,想着心上人。“红叶心真飘泊…”他真的头很大,死闷着盯着这个让,自己头很大的,该死的真命天女…他头好痛。
爹叫红杏娘叫好出墙(红杏出墙)二姐叫鸿福夫叫死其天(洪福其天)小女人叫红叶心心上人叫真飘泊——来人给我死吧!
虎王05以身相许!
虎爷已经有点受不了一个死缠、一个想落跑、让他头疼不已。
就在这样不明的状况,居然洪叶心的大哥来了洪水,瞪着紫衣不知羞耻的整个人挂在男人身上,男女纠缠不清,他那能让自家的妹子,跟这样行为不雅的男女,跟自家的妹子交朋友,马上带洪叶心回家。
虎爷却被紫衣女人缠住,那群土匪去而复返,又找来打手,寨中手脚武功高手,来讨公道…又把他们团团围住,他眼睁睁看着洪叶心,飞出自己的手中不知去向。
他好气喔…虎威一发无人能及的,所有来土匪,连他身子都没碰到,就被虎掌风给轰击着,全躺在地上哀鸿遍野。
男人想走人,紫衣看着英雄想走人…“英雄带我走!”紫衣女人被虎爷的英勇样子迷住了,想要跟他…当他的女人。“……”男人翻翻白眼无奈着,抱起女人飞奔而去,展轻功离开。
她把紫衣女子安排在自己府中,沈紫云没想到自己挖到宝了,没想到这个男人竟然有这麽漂亮的府第,仆人也好多,又没长辈,这真的是上天送她的最好的礼物。


但是自从那次後,她无法见他一面,不管她用任何方法无法到他住的虎啸居去。他对她也是不闻不问的,只是把她当成寄宿的人。
沈紫云告诉自己,一定要得到虎爷,这样的男人,既使带回乡给爹娘看有有面子。而且他很有钱很富裕,比自己家还要富贵…自己以後就可以过得少奶奶的生活了。
虎爷在懊恼中,很气那个紫衣女人,坏自己的好事…自己花了许多时间去探听红家红叶心的下落…但是还是没下文。这天他在睡梦中又梦见老虎,在他身边晃来晃去,对着他不语只是摇头叹气。在一阵很长的叹气中,虎眼瞪着与他共生的男子…“你想让我们虎族绝後嘛?”
“不…”虎爷低着头半跪在他面前忏悔着。
“送…那紫衣女子走…不然你永远得不到你的真命天女…”“一定要送走,她是带贪狼星出生的跟你犯冲…”“是…”虎爷受教着。
“你还有一次机会…如果你还是错过了,就要等那真命天女,死後再投胎…”因为真命天女只要跟其他的男人行房後,命格就破运了,就不再是真命天女了,平凡女。
他从这梦惊醒,他已经下了解决定,第一件事就是把那女人送走。“不要…你们到底要送我到那儿…我是虎爷带回家的,你们不可以把我送走”女人大吵着。
趁乱中逃出往主屋去,刚好遇上好几日不见,日思夜想的男人,虎爷看到她,眉头皱起。
“虎爷,求你不要送我走…”她死抱着男人强劲的身子,刚烈地男人气息充满自己的呼吸,她用力的深呼吸,已经好久没有男人的滋润了。
“……”虎爷无奈地,这个八爪女紧紧抱住。
“虎爷给我时间,单独说几句话…”她恳切的水汪汪的眼中,发出哀求的眼光让人不忍拒绝。
他们一起进入书房中,女人马上退下外衣,露出白嫩的肌肤,只留下紫色的肚兜。“你这是在作什麽啊!”男人怒目看着眼前的女人。
“你是我救命恩人,虎爷让我以身相许,我是你的人,让我服侍你”女人一步步靠近。
“站住…”男人发出警告着。
“虎爷我求你…一次也好!”她虽站住但是手却是脱下紫色肚兜,露出粉嫩弹动着丰乳,自己抚摸着,发出诱人的嘤咛声,让男人血气往上冲全身炙热…梦中老虎对自己发出警告,这女人自己碰不得,沾上绝对甩不掉。
“滚…”他速度极快的,马上开门走出。“虎…呜呜…”仆人进来看着衣衫不整,上空的女人,粉嫩丰胸随着哭泣而上下跳动着,每个男人眼睛发直快抽筋的,吞着口水…“看屁啊!”女人马上回过神,自己的身子怎麽可以,让人看免费的。
“……”每个人,舍不得还是转过去,让女人穿好衣服,女人穿好衣服出了书房,仆人给她一袋钱,让她离开,这是虎爷交代的。
06唬王
过了一阵子时间终於皇天不负有心人!
虎爷终於探听到佳人的消息,知道後马上去找她,这时虎爷来到城外的一户民房,算是平常人家,虽不是大富之家却也是小康自给自足,看起来衣食无缺,这时发现她们家前院有人再打拳,是那天见的洪水大哥,正在交弟妹学武强身。
他看见一旁是白皙甜美的女眷,是他哥的妻子吗?还是…女孩夺去他所有目光,感觉到有点熟悉,但却又想不起再那儿见过。
“喝赫…赫!”有模有样的拳路但是看在虎爷眼中却是花拳绣腿。
他不吵他们,只是安静的在外围,跳上树上看着…这时他大哥叫了一声,打了女孩一个响头,让在上面的虎爷已经很不爽,洪水大哥居然说:“洪叶心,专心一点再不专心就把你卖掉”“喔…”大哥每次都这麽说,也没那次把我卖掉,恩是刀子口豆腐心。
“洪叶心…”
这时虎爷眼睛雪亮着盯着猎物,她是洪叶心居然是这样可人,小家碧玉的样子。
那天搞得灰头土脸的小女孩,居然是如此清丽可爱,而且根本不是小女孩,那穿女装的丰盈上围让人想要一探究竟,他的下半部已经有点火热起来,没想到她对自己的影响如何大,看着也能有这麽大的反应,难道我的发情期又到了嘛?算算日子还早得很,但自己确是看到她水美丰盈的样子,已经心动不已。
那个紫衣女人对自己一点儿,也没吸引力,但是这个洪叶心,却让自己心痒痒的,想要马上占有她的一切。
看着她丰满的苏胸跟随着打拳的动作,波动出美丽的样子,让他实在忍不住的跳下去,一个纵身来到他们洪家三兄妹面前,他们全呆住了。
“……”反应这麽慢如何杀敌,虎爷无奈摇摇头。
“你…”终於有一个人有反应了,真是可喜可贺。
“你!也想加入吗?”这是洪叶心说的,虎爷瞬间快滑倒,苦笑着。
“……”他发现他们兄妹两个,居然忘记他,洪叶心更可恶,自己可是她的救命恩人,她差一点被恶徒沦奸,这样天大的恩情,她居然忘记。
“想要加入很好,今天不收费…你在後面好好学着…”虎爷真的快要口吐白沫…居然有这样的兄妹。
“等一下!这拳法是要这样,不然你下盘就是入空点,会让敌人攻下”。
“哼!光说不练,原来你不是来学武的,而是来踢馆…”他大哥不服气,卯起来瞎说。
“踢馆!”虎爷气到快口吐白沫,踢馆!这样地方也能称馆…给我死吧。
“比武…比武!大哥给他点颜色看看…”两个弟妹,隔空观火,起哄着,这样一来他们就可就爽了,拿把椅子坐下观战、休息、喀瓜子、喘口气、歇歇脚…07断袖之癖
在院子里,两个弟妹都一直怂恿着自己的大哥跟对方对绝,比武让他们休息喝茶一下。
“…你们到底是不是兄弟,亲妹子!”大哥拍着大弟一个响头。
“啊!哥好痛呢…呜呜…”
这时又要对妹子下独手时,虎爷瞬间抓住大哥的手“不准…打她”他的手劲让他吃惊,内力比自己强太多了。
“哈哈…好”他露出笑脸,他发现这个人有点儿面熟,却想不来在那儿见过。
“壮士,刚刚有得罪之处,请壮士海涵…”他可是有读过几年的书。
这个人不是泛泛之辈不可得罪,他的弟妹快昏倒,那时哥哥转性了,还会说一些文诌诌的,听不懂的话,说话就说话,跟海有何关系呢?搞屁啊!
“……”突然的有礼貌起来,让人感觉很怪,让他不知该如何回应。
“哥!人家听不懂啦!什麽海涵?这里比较接近溪水边啦,应该说溪水涵!”这次换他哥快昏倒,顺手捏起小弟的耳朵“哥…好痛…快放手”“你xxx,没有给我乖乖上学,逃学喔!”他气死了,让他少做一点工作,让他上学堂却给我混!该死的家夥。
这场混战,让虎爷有点儿哭笑不得,这时有个可人儿清醒着“啊!你是…”洪叶心终於指着虎爷的脸,呵呵!对啦呵呵…快认我是你的救命恩人,虎爷期待着,佳人的感谢之情。
“你是!那天…偷了,我钱包的坏人”
“……”虎爷脸瞬间便铁青,怒气冲冲得对着小美人。
“啊!算了!可能我记错了…呵呵!我记错了…壮士…请海涵!溪水涵!”叶心看到对方,结大便加上锉青屎脸,就被吓唬怕到了…“……我是那天在十苑亭我救了你!你忘记了吗?”他乾脆直说。
“十苑亭…喔!…不记得!”她明眸看着他。
“你!…”真的是会被她气到吐血出来。
“对…对,对啦!是他!那天跟着一个娇艳的紫衣姑娘,在那儿亲亲我我的纠缠不清的…”大哥终於记起来了,但却是只记得爱眛这幕……气绝。“是她纠缠我的,你妹子也清楚”他忍不住为自己辩解着。“喔!让我想一想…”妹子点点头。
虎爷快昏倒了,这对兄妹到底脑子里是装什麽。“喔!我想到了…原来是你!我先跟你说紫衣女人,不是我主子喔,她骗你的喔!”她急着徶清,搞不好他是来要人的。
“我知道!我也让她离开了…”他心喜一点,她终於比较进入状况内。“那就好…谢谢你的救命之恩!我们家很穷,没能给你任何谢礼…”感情…是这小妮子,以为我是来要钱财的,虎爷摇摇头,叹口气。转身要离去时猛然转身,吓到三个人“啊!”“三天内我会请媒人婆来说亲…”“啊喔!”他们点点头,不敢拒绝虎爷沈着脸严厉的眼神。当虎爷走了,三个人喘息着,互相对着说“提谁的亲!?”“这还要问?是你啦!?”我们都是男人呢!难道他有断袖之癖。“我吗?”女人呆若木鸡。“是啊!”“我记得跟他说过,自己有跟人定婚了”不可能是自己啦!“啊!那他真的是有…”“大哥有什麽?”弟妹高度兴趣的问。“断袖之癖”他哥哥说完抱着自己,一付快被人奸污的感觉。“断袖之癖是什麽意思?”弟弟满头雾水又问,马上又吃了一个爆雳头。“啊!痛那天我变笨了…就是你害的”“谁叫你不读书整天混!就是男人跟男人那个”他淫荡的媚眼,双手又做着色情的动作。女人呆滞着红着俏脸,傻在当场…“男人跟男人喔…啊!要死了”弟弟怪叫着,搭着哥哥的肩膀两个窃窃私语的…“哥你书读得比较多,你可不可以告诉我男人跟男人,要什麽那个那个…会爽嘛?”他的手又比来比去交缠性爱的动作。
“不知道啦!去死啦”哥哥气红脸说,他妈的,还问我爽不爽,我连女人都没碰过那知道这麽多。
08空城计
微风吹起阵阵的风沙,树枝上的小鸟吱吱喳喳叫,好像也在讨论着,平时热闹不已的洪家,今天异常的安静,让人觉得惊奇,那是因为今天是虎爷提亲的日子,洪家大小走避中,全家放空出去玩…他们当自己是孔明,唱空城计。
这时有一个穿着大红衣,走路摇来摇去了,让树上看的了鸟儿也跟着摇摆起来,喜气得不得了的媒婆,来到空无一人的洪家…砰砰砰!敲着手痛死了没人应…“喂!开门啊!…天大的好消息”不死心,再敲一次,砰砰砰!“咿!没人…”。“姨妈没人啦…我们走啦…”旁边的小ㄚ头摇着两根小辫子说着。
“嗯!明天再来…”能攀上虎爷可是天大的恩赐,一辈子吃喝不尽,但是就不知能活多久,嘿嘿嘿!听说他把一家妓院的女人,全操翻了!停业了三天,每个人下体红肿不堪,都去看医擦药,真是‘好厉害的红蚂蚁(台语)’。
隔天还是没人“奇怪他们是般家了吗?”媒婆纳闷着。她终於去问附近的邻居“请问隔壁的洪家是去那儿了?”“他们?你是媒婆!”他忠厚老实的样子,看她样子说着。“是啊!”“这样的钱,你也赚啊!”他气愤地说。
“啊!”媒婆不解,难道虎爷,伟大的事迹,让他们知道,她皱着眉。这个忠厚老实是阿山,是他们从小玩到大的玩伴,他前两天,听他们两个兄弟说,要离开一阵子,问他们为什麽,他们哀怨的说“难道长得太英俊也是错误”他虽听的头皮发麻,但还是忍下听下去。
“居然有人强要跟我们兄弟两提亲…”“啊!女方向男方提亲…”这太难想像了,她是眼瞎还是…“不是啦!如果是女的,勉强凑合凑合,还配合得起来,反正晚上黑漆漆的有洞就好”啪啪!打了玩伴一个响头“你喔!要教坏你弟弟”小山瞪着洪水说。“喔!别把啦!很痛!”弟弟洪流在闷笑,有人帮他报仇了。“到底是怎样啦!”“是男人,要跟我们提亲…”
“男人!”他呆了,什麽不向自己提亲呢,′真是有眼无珠,他比他们两兄弟还美呢,看不见的部分肌肤水嫩着。他们两兄弟猛点头“就是这样…我们只好避一避”“…嗯!那就安心的去吧”小山无趣的说完就回家做事。
两兄弟点头,但是转头才发现怪怪的,心里毛毛的,该死的小山,什麽叫安心的去吧,好像自己要死了,他马的,诲气!诲气!回家洒盐!
09发情
媒婆把在洪家吃的闭门羹照实说出“虎爷,在我明察暗访中,知道他们好样误会了,以为是要跟他们兄弟两个提亲,吓得躲避起来…”那虎爷一听之下哭笑不得,抱着头…真是天才遇到天兵,有理也说不清。
“……”虎爷真的气到快昏倒,这两个兄弟到底脑子都装什麽啊!气绝。
谁要娶他们两个男人,真是的。
“虎爷,真的是不好意思,请你另请高明吧!”走了两天,脚都酸了,人都没见到,出师不利,这钱太难赚了,她不想赚了。
“媒婆,怎麽可以这样就不管,放心事成之後,一定二倍的*****给你”眼睛威权着不容人拒绝的黑眸。
“…喔!…好吧!那老生再试试…”
媒婆假假地仙笑着,不敢得罪,只好苦着脸,接下这个艰钜工作。“过半个月再去提亲好了”虎爷心中想着,不管如何一定要娶到洪叶心。就算用强迫的都要让她嫁自己,这辈子她只能嫁自己。
当媒婆走後他自己锁在书房内沉思着,突然拍桌大叫。
“不行!”他要快一点找到佳人,如让她被人捷足先登这辈子,都无法生儿育女,繁殖下一代了,虎爷破门而出,展轻功一下子不见踪影。“发生什麽事”甲仆人问。“难道…是…!”乙仆人颤抖着回。“难道是什麽?”甲仆人再次好奇的问。“发…情!”乙仆人一付像,快要被人奸淫的样子,自己环抱着自己抖动的身子。
“啊!发…情!”甲仆人也吓的抖动着。“你们在干嘛!很冷吗!”丙仆人惊讶着,大热天还抖得这样,身子真虚。“他说老爷在发情!”甲仆人说着。“发情!”丙仆人吃惊着。“那我们要不要告老还乡…”甲仆人说。
“神精病啦!你们多大岁啊!还告老!”丙仆人瞪着比自己小的男孩。“发情也是对女的,那可能对我们发情”丙仆人摇头笑着。“可是现在,全城都知道,虎爷的丰功伟业,我看连怡红院(妓院)看爷走过都不敢开门了”甲仆人猛点头。他们三个人在仲夏,火辣的艳阳下抱在一起,狂抖着,形成一个怪异的状况。他到处的探听走访才让她发现佳人踪迹,她竟然在人来人往的街头上,跟卖菜的人为了多要一根葱而跟菜贩,一句来一句去的讨葱还葱的吵着。“这根葱多少钱?”虎爷真的是看不下去,出声说话。
“啊!是虎爷喔…呵呵!不用钱啦送你”菜贩讨好的说。因为虎爷的家仆每天跟他进货,让他赚不少。“喔!洪姑娘这根给你”“哼!无功不受禄…”她无趣的转身要离去,虎爷手还拿着根葱,在她眼前晃动着…“你很奇怪呢!”“我怪?你更怪!”她停下脚步说,看着前面挡着自己的路的虎背虎腰的高大如山的男人。“如何说!”“我又没有向你要葱,你给我作什麽!”“你!”他快受不了,他们洪家奇怪的思考罗辑。“哈哈…气死你”谁叫他要给哥哥们提亲,害大家四分五裂的寄住在亲戚家,她不好意思白吃白喝,所以帮忙买菜煮饭。她转身要改另一条路回去。…他瞪大眼,丢下一根青葱,把前面不知好歹的女人点住昏穴,昏迷在自己怀中,那种难以说出的感动,他终於把命定的佳人抓住了,他绝对不再错放过。
10开胃菜
安静的室内,悠然地坛香嫋嫋,罗帐内睡得深沈的娇嫩,放眼望去房内所有用寝,都是贵族们才可能用得起的罗织绸缎,上等的丝绸棉质被,舒服的让人安稳极了,小脸露出满足的笑容…当她悠悠醒来时,已经是下午时刻,她是被自己的肚子吵醒了,咕噜咕噜地大叫空城计。
“咿!”她眨动着,眼看着四周幽雅恬静的室内,暗然的幽香扑鼻。“这儿是那里…”她慢慢的回想,是他那救命恩人,最後为了一根葱,然後就不醒人事,是他…这时外面有脚步声,让她赶紧躲藏在棉被里装睡。
“…”很轻的声音,虎爷关心着掀起罗帐,关心的娇客这时,应该睡醒了,看见床内紧闭的双眼,他嘴角杨起微笑。“小翠……叶心小姐,还没醒过来,叫厨房晚点准备食物…”“是…爷!”小ㄚ头回应着。“啊!我已经起来了”叶心实在是饿扁了,肚子咕噜咕噜叫…只好出声。
“喔!小翠去准备吧!”“是…”小翠窃笑着退出房间。“吃完饭後,带你去游湖”“喔!好啊!…”她从没游湖过,一直好想去。“嗯!”虎爷宠溺着笑。“不!我要求快点回去,不然我叔伯会担心”“你现在住那儿,没跟父母亲住吗?”“都是你害的啦,我去叔伯家住,父母亲去其他亲戚家住…”“我差人去你叔伯家,说你去朋友家住,就好了!”“喔!”她水汪汪的大眼东张西望的,心想这儿比叔伯家更舒适。“好就这样等等,跟我说你叔伯家在那里,我差人去就好,再送一些礼物对你这些天的叨扰”他坐下床缘说着。“喔!”她发现他真是大好人。“你还需要什麽随时告诉我”他身子贴近着。
“你!”不对!他不是喜欢,我两个哥哥…喔!所以先对我好,要我多说好话,拉拢我,嗯!一定是这样,那他跟自己就是姐妹…呵呵。虎爷看着千变万化的娇容,真是越看越喜欢的紧。
她居然大方的也不避讳的贴近他,说悄悄话“你对我这麽好,那我就告诉你,我哥半个月後就会回来”她如皓月的眼闪着美艳光芒,让他情不自禁地吻上她一开一合的小嘴,她想抗议推拒着“呜呜…”他却更疯狂的进攻着她甜蜜的唇齿之间,如闪电般电流通过全身百骇让她颤抖着,从没有过的陌生感觉,她如置身在五里雾外,茫茫然。
沈沦在他的掠夺下,呻吟着嘤咛的娇喘声,让男人更加受到鼓舞着,吻得更投入,也更不安份起来,探索着她玲珑曲线,深入她的肚兜内攀上玉峰顶,揉搓水嫩的乳峰,女人更加受不住地娇喘息着,那一波波陌生快感,让她不知所措。
一大声“咕噜咕噜”让两个陷入情欲的两人清醒一点,男人带笑怜爱的黑眸,看着羞怯红着俏脸的美人“来!先去吃东西”“嗯!”她脑中还是一片空白,只能照他的意思…咿!?她心中有好多疑惑!
11人客点菜^^
风光明媚的湖泊景色,船过湖面波波的水花,点缀着让人醉,画肪上美人纤细柔美的姿态,增添许多颜色,风微微的吹,吹起阵阵发香,飘扬着秀发让情郎握在鼻子下亲闻着淡淡的女子诱人香气,真是让人精神一振,随着船身一阵震荡着“啊!啊…”她整个人已经落入男人温暖的怀中…她微微羞红着俏脸,想要推开男人炙热身躯,确被拥得更紧,她想抗议的抬起头来却被黑暗罩下夺去呼呼…“呜呜…”。
她的挣扎越强烈他吻得更疯狂,强取豪夺的彪悍的猛击,让生嫩的她昏炫不敌地,节节败退!嘤咛着…软弱无力的,承受着虎爷的,虎口肆虐狂狷强索情爱。
原本就娇柔可爱,妆点过後更是水艳明眸,诱嫩可爱的小脸,穿着虎爷特地为她准备的绿湖色的衣裳,绣着粉蝶衬得人更加精神气色佳,让人忍不住多看一眼。人要衣装佛要金装,真的一点儿也没错。她被紧紧抱在男人怀中,才发现自己傻得可怜,他根本就是男女通吃…“放开我啦!”她嘟着小嘴。“这船摇摆我怕你一时失足摔下去”虎爷说着。哼!爱吃我的豆腐,还说这麽好听…骗谁啊!那刚刚的吻是安抚我了…哼臭男人。这可是我亲亲夫君的权力,她如何面对未来相公。
“不用你多事!”她嘟着小嘴。虎爷笑着拿着胡芦糖放在她的唇边,她忍不住伸出粉色的舌尖舔起来…“啧啧啧”旁边的虎爷呼吸更沈重,双眼更深遂着闪着异光,感受到下体火热紧绷着…女人浑然不知自己处在危险地带,还是一味的舔还不够,整只放在口中吸吮着。男人欲火燃起,好样她在舔自己的骄傲一样,还整只含入舔来舔去头部…喔!喔!
快受不了…下体好像快冲出来,就在这时一震波浪让全心全意在吃糖的女人。“啊!…”失去平衡摔入水中!噗!…咕噜咕噜女人吃着水手无力的伸出水面,男人才大梦初醒“噗!”下水救人,女人已经昏倒在男人身上,经过水的洗礼,女人美妙的身材露出来隔着湿衣服互相磨擦着,凹凸对置的可真好,两个人浑身湿答答的。
那欲火又再度被点燃起,他施展轻功,很快地进入自己的宅第,直接把女人放在自己床上,脱光她的湿衣服与自己的湿衣服,抱着浑身发抖着娇躯!“喔!好冷…好冷”女人本能的往男人温暖身躯磨蹭着,男人那堪忍得住自己的欲望,自己想要得发慌的女人自投罗网。
12(限)h慎!
古色古香的桧木,纯木头的发出贵气的光泽,上面铺设着软垫、绣花枕头、丝绸高级的棉被,又软又舒适包裹着两个赤裸裸的男女,“啊喔…好冷喔…”女人冷得直发抖着,那幼嫩水咪咪的丰乳压在男人身上,身子一直往男人的怀中挤去,真的是让圣人也疯狂。
男人确是如火的身子巨大的分身已经硬到不行的,更大又长的没地方放的,只好放在女人的双脚间,男人拉开女人的腿,大手触摸着湿润的水穴,掰开花穴手指探入小穴中,紧密的感觉该死的美,让自己的分身更是受不了的,在她双腿间磨擦着“喔…喔!”陷入迷幻昏沈的人儿,不自觉的呻吟着发现自己不再发冷,从男人身上传来火热的欲火燃烧着,她身子也越来越炙热,口乾舌燥…“喔!水”喃喃地呻吟着,眼儿紧闭。
男人确是喂入自己的舌占领袭卷着,她的口齿之间,女人感受津液玉汁唾液马上吸吮着,那苏麻感窜入男人的全身,也灌入他那硬梆梆的欲身,一阵阵强烈快感让他磨蹭她的水穴更快速…“喔!天啊!快喷了”他惊讶极了自己金枪不倒居然遇到心爱的女人,竟然这样不堪刺激,真是太爽了,他手指增加到四只手指,穴儿已经吃不下…唉叫着!小穴胀痛苏麻的让女人微微苏醒过来“不…喔…啊啊!”男人起身揉捏着乳峰,那快感迅速地冲击着她欲醒的身子,拉高她的双腿,把自己的巨大呈紫黑色可怕的欲根,慢慢的进入硬挤进小穴中“啊啊…你…不…疼…”女人痛得张大眼,强烈挣扎着,小手推拒着男人与锤打着,但是却是阻止不了男人要她的决心…“啊啊!啊啊!
不要!”她痛得泪水流出。
猛然的一挺居然好像碰壁一样,有点回弹出小穴,男人惊讶着抽出已经进入一半的巨根,沾得满满的淫水透明黏液,居然还没破她的处子身。女人在男人抽出的,同时翻身想爬下床,腰却被大手扣住他低下头,掰开她微红的穴火热看着,难道她…他一手扣住女人的小蛮腰,一手掰开花穴舌头串窜入,又吸又舔着欲穴…“啊啊…”那快感冲击她所有理智,全身颤抖着穴儿流出更多变得更柔软着,舌猛然插入穴中抽动着…“啊啊…”那穴强烈的快感冲击着让女人快昏厥过去,趴都趴不住地,腿软地侧躺下…他起身拉开一只玉腿高高扛在肩上,送进自己的巨大分身…慢慢地挤进穴中“啊啊!啊!”女人已经完全无力,下体门户大开任其摆布,进入半根後又是碰到一个强度很强劲的屏障,他略为抽出,气贯丹田极中在龙根上,如刀刃一样冲破屏障,“啊啊啊”女人痛楚地昏过去,他亲吻着娇艳欲滴的双乳尖,强烈吸吮着。
强壮的身子开始律动着,抽动时处女血与淫水相容一起流出穴外,让人触目惊心的血延着玉腿滴入白色床单中染湿一大片,他发现女人的小穴居然可以吃下满满的自己,比正常的男人还长又粗的分身,吃的自己好爽…1
他狂喜着,爱死这样疯狂甜美的感觉,如上天堂一下飘飘然贯入全身的快感。
太美妙了,女人的身子好像吸铁一样。吸着自己巨大如铁柱般的分身…想到身边昏过去的女人,爱在自己心满满地,他亲吻着她如云朵般的唇,手浮游在她全身如丝细腻的滑润的肌肤,忍住免费注册送200元玩游戏 点击进入自己想再爱她的冲动,爱怜地吻乾她的泪水抱着她进入梦乡。


9188资源站邀请各位新老站长和狼友一起开车,本站全部视频均免费高速在线播放,提供日韩,欧美,国产,小说,美图等精品内容免费观看及采集,全球百台CDN高速服务器部署鼎力视频加速,天天稳定更新,致力于服务全球站长及狼友。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