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水了那么久,是要做点贡献了。那我看看就把剩下的贴上去吧,这部小说确实很不错。第四十卷 第一章 章氏分家
章叔叔资产分配之日,终于和章敏的外公碰面,心想免费注册送200元玩游戏 点击进入要龙头老大的孙女儿当我的八姨太会是一个很难应付的场面,章敏的想法亦和我一样,甚至猜想章敏可能会被外公挟持回家,断绝来往,结果,我们都猜对了,不管讲什么大道理,根本无法说服外公,无计可施的情况下,只好将利益送上。
外公得到利益后,果然眉开眼笑,原来他什么都以社团的利益为先,故此,我算是对症了下药,但我送出的利益,对自己并没有损害,反而得到好处,起码少了殡仪馆的江湖地盘纷争烦恼,外派的工作亦肥水不留外人田,正所谓利人又利己,一举两得。
如果说人心险恶,那外公的六亲不认,更为可怕,原来他把章敏带回家,主要是想得到他女儿章太太在章氏资产分配中所得到的赌船股份,而固执的章敏,不肯交出母亲的遗产,只答应交出赌船的管理权,外公无何奈何的情况下只能妥协,毕竟章敏是他的外孙女,总不成要打打杀杀的强取。
当我们和外公谈妥一切条件之后,似长有对顺风耳的章叔叔,才带着两名律师和会计师,踏入芳琪的会议室,而最后一个走进房间的人,则令我大吃一惊,她并非什么高手,亦可算是手无寸铁的女人,她就是无常夫人,而令我惊讶的原因,是难以想像她竟会和章叔叔一块出现,然而她的出现,等于说是因我而来。
芳琪走进房间,偷偷向我打了个眼色,表示她对于无常夫人的出现,亦很愕然。
外公见章叔叔走进来,即刻笑着上前迎接。
“噢!章亲家,好久没见,最近好吗?”外公向章叔叔打着招呼。
“哎哟!亲家,真是好久没见面,你好……坐……”章叔叔上前和外公握手说。
从他二人亲切友善的态度,有谁会相信,其中一个人的女儿,是死在对方的纠纷事件上。初时我还以为他们碰面会分外眼红,甚至大打出手,结果是我低估了钱的力量和人心丑恶的一面。
“亲家,让我来介绍,她是无常夫人,他是……”章叔叔介绍彼此间认识。
“无常夫人,你好……”外公很有礼貌向无常夫人握手。
“你好。”无常夫人脸露笑容,伸手迎礼的说。
“他是龙生师父”章叔叔介绍我和无常夫人认识,但他还没说完,已被无常夫人冷言截住。
“不必了,我不想当无谓人的面前,谈些无聊事,还是快开始谈正经事吧!”无常夫人很不高兴的,向我做出推开的动作说。
就在无常夫人向我做出推开动作之际,我感到突然有股寒风扑面而至,我不知道这是掌风,还是冷气风向的关系,总之感觉就是怪怪的。
“是呀!芳琪,那就快开始吧,我这个大忙人,也没时间应酬那些无聊人!”我反嘲讽无常夫人说。
“龙生,你杀了我亲夫,见了我不但没有丝毫内疚,反而还在我面前说风凉话,真是岂有此理!”无常夫人大动肝火的说。
“原来……”章叔叔错愕中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张开的嘴巴数秒后才懂得合上。
“哼!笑话!龙生杀的,绝对不是好人!”章敏毫无忌惮的反驳无常夫人说。
“敏儿!不可放肆!”外公喝住章敏说。
“外公,他是杀死母亲的主凶之一呀!”章敏气得站起身,指着章叔叔对外公说。
“敏儿,别闹了!坐下!”外公制止章敏继续吵闹。
“亲家,我们还可以继续下去吗?”章叔叔问外公说。
“当然可以呀!只是小误会罢了……”外公很殷勤招待章叔叔坐下说。
眼见外公对章叔叔的殷勤态度,实在难以相信他竟视杀女之仇为无物,甚至讨好杀女儿的仇人,今次可算是大开了眼界,倘若将他和同有丧女之痛的江院长相比,简直判若云泥,亏他还是社团中的龙头老大。不过,细心一想,亦可能因为他是龙头老大,才有这份常人没有的肚量和那喜怒不形于色的本事。
章敏很不满的坐回原位,而我亦只能双眼直瞪向无常夫人,不想节外生枝,毕竟这里是芳琪的律师楼,加上章叔叔分配家产的结果,亦是我渴望想知道的答案。结果在顺理成章的情况下,双方各坐一边,外公则和我们成了同一阵线。
章叔叔的律师和会计师,不停的将文件递到芳琪的面前,而芳琪则聚精会神查看一遍,直到查阅最后一份文件的时侯,脸上突然流露极为失望的表情,而她这份表情,似乎已把我想知道的答案写在脸上。
章叔叔的律师站起身,读出章氏分配资产的结果,不禁令我们大吃一惊
这份突如其来的惊讶,是章叔叔意外的将赌船卖掉,而买下赌船的财团,如果没有听错,应该是属于李公子名下的集团,由于律师还有很多事项要公布,我不想第一时间便追问章叔叔,但我们众人脸上不满和鼓噪的表情,相信对方已瞧个一清二楚,尤其是坐立不安的外公更为明显。
突然,一张冷冰冰的面孔,正对着我发出狞笑,而狞笑的眼神中,透出一股冰冷刺骨的目光,如吊睛白额虎般,紧盯着我不放,阵阵的寒意,在我逐寸的肌肤上扩散,并肆意游走,令我不禁打了个寒嚓,而龙根意外的像冰柱般僵硬勃起竖顶内裤,这种滋味很不好受……
生理上的突然变化,可不知是件么原因,而且是异常的冰冷竖起,以前初练奇人神术,身上曾出现过这种情形,但那次是因体内发热而发硬,并不像今次寒冷的僵硬,况且冷缩热胀的常理下,冷寒只会缩小,绝不会膨胀的竖起,莫非这个怪现象和刚才无常夫人向我推出那一掌有关
本想运功驱走身上的寒意,但最后还是放弃,因为始终难以相信身上这个怪现象和无常夫人有关,如果以丹田刚阳之气御寒,表示我体格衰弱,承认她的功力所致,故此,咬紧牙根,不当一回事,任由龙根寒冷的僵硬,顶多当是摆了支冰棒在裤档里。
幸好章叔叔分配的资产中,对章敏算是十分公道,除了将她母亲名下两幢别墅和几层豪宅归还之外,所卖出的赌船和章家名下不动产的钱都一一转交到章敏的手上,帐目十分清楚且公正,但酒店的股票却全数卖给了无常夫人,包括章太太生前答应卖给我那二点五巴仙的股票。
“章叔叔,你怎能将酒店的股票卖给她?”我忍不住气,直指着无常夫人向章叔叔质问说。
“龙生,先办好正事再说,私事一会再谈吧,请继续……”章叔叔对身旁的律师说。
芳琪示意要我先忍一口气,无奈的我,只能用力拍了一下桌子,以示我的不满,但身体这么动了一动,僵硬的龙根,就十分不舒服,隐约中,感到微微阵痛。
章叔叔的律师,再次继续念出一大堆文字后,接着将钥匙转交给芳琪,最后章敏在芳琪点头下签了名,律师才将几张支票交到芳琪手上,另外,还拿出几张快递公司的信条,要章敏填上地址。听那律师说,是交还章太太生前遗留在章家祖屋的私人物品,这个动作似平亦向章敏表示,章家已和她划清界线,彼此再无瓜葛。
“琪姐,地址我不懂得填写,麻烦你替我填上吧!”章敏恼怒的说。
芳琪点头答应后,亲自填上快递公司收件的地址,其他则交由她秘书代笔。
“章敏,你有什么要补充的吗?”芳琪查点一切有关的手续后问章敏说。
“我和章家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如果有,就是登报和章家脱离关系,哼!”章敏气愤愤签完最后一个名之后,将手中的笔掷向章叔叔的脸上。
章叔叔冷不防章敏会将笔掷到他脸上,结果吃了一记,但没造成伤害,而他身旁的律师站起身,似平想为章叔叔打抱不平,却被章叔叔阻止了。
“别……不碍事……”章叔叔阻止身旁的律师说。
“章叔叔,正事已经办好,现在可以谈私事了吧?”我即刻转移话题说。
为免触碰龙根引起疼痛,只好将手按在桌子上,以稳住身体不让下半身随意摆动。岂料,无常夫人偏偏这时侯向我下体斜视一眼,并发出冷笑,而这冷笑声,溜进我耳内,听起来似在告知我,她已发现我下体的丑态似的,真是给她气死。
“龙生,这……”
章叔叔还未来得及回答我的问题,外公已发起脾气,且用力往桌子上一拍,接着大动肝火站起身指着章叔叔,吓得章叔叔忙把嘴边的话,硬生生吞回肚子里。
“章亲家,为何你卖出赌船之前,不先通知我一声?你到底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干你娘的!”外公很气愤的向章叔叔怒骂说。
“这位先生,请注意你的言词,我要你即刻向我当事人道歉!”章叔叔的律师说。
“道歉?道什么歉!闭上你的乌鸦嘴,我骂他是应该,不骂他就悲哀,你再多话,连你也一起骂,贱骨头,哼!”外公愤怒中还以颜色的说。
“谢大状,如果你无法控制你当事人的情绪,我要即时终止这次面谈,同时保留向你当事人追究恐吓和恶意伤害我当事人的控诉。”章叔叔的律师拿起章敏刚才掷向章叔叔的笔说。
“我相信你的当事人,非但不会控诉我的当事人,并且还会很乐意,在这里交代一切,免得日后再作解释,对吗吗?”芳琪反问章叔叔说。
“嗯,毕竟是一场亲戚,我有必要简单交代几句。听好了,章家的生意要怎么做,皆由我决定一切,章家的财产,亦是由我决定如何分配或不分配,别说是亲戚,即使是亲兄弟或股东们,亦没有权力反对我的决定。而我今次肯结束章家的生意,自然有我的想法,但现在钱财对我已不重要,故此,我将章家的财产,全部分还给大家,是历来最公道的一次,这点会计师可以证明。”章叔叔回答说。
“哼!你敢不把钱分给我吗?别忘记你是杀我母亲的凶手!”章敏咆哮的说。
“章敏!如果你有证据,我是杀你母亲的手,那你随时可以举报我。不过,你先看看所得到的金额数字,整整多出我得到的一倍,因为里头不但有你父亲应得到的钱,我还将锦春应得到的那一份全数给你,他一分钱也得不到。我今次做出这个决定,相信没有人会认为我在欺负你这位小侄女吧?”章叔叔慨然长叹的说。
“敏儿得到的那份,多出你的一倍?”外公感到惊讶的说。
“亲家,章家最近发生什么事,相信你知道得很清楚,我太太已离我而去,虽然她做出了丑事,但她始终为章家香火留下一线希望,虽然不知道是生女还是男丁,只要她不堕胎,我所有的钱退早也会全部给她,钱多与少对我已不是什么问题,况且我已经老了,弟弟还……哎……”章叔叔伤感的说。
“章亲家,你的遭遇,我是十分的同情,所以女儿的死,我也不想找你算帐,但赌船是我社团手下的收入,你做出什么决定之前,总该先和我商量吧?”外公说。
“亲家,天下岂有不散的筵席呢?我卖掉的赌船,属于章家的生意,并不是你社团的生意,况且赌船始终要在海上运作,难道新船主不做生意吗?至于,新船主怎样去经营赌船的运作,那是你和他之间的事,而我和你去间的合作,已告一段落,但我的离场并没有亏待敏儿,一分一毫,全部清楚交还给她。”章叔叔说。
“章亲家,我知道赌船是你们章家的事,但我和你是一场亲戚,买卖之间,是否应该先顾及我的利益呢?你这么突然之间便把船卖掉,简直没有把我看在眼里,怎么说我也是敏儿的外公,是玉方的父亲呀!”外公不满的说。
“亲家,你说得没错,我就是看在敏儿是玉方女儿的关系,所以才狠心把赌船卖掉,不让敏儿有机会留在赌船上活动,以完成玉方的遗愿。另外,更不想再次看见你争我夺的打打杀杀场面出现,况且我俩都已经老了,亦是隐退的时侯,年轻人的事,就交还给年轻人自己去做、去争吧!”章叔叔语重心长说。
“你……”外公给章叔叔气得无话可说。
“总之,我可以做的已经全部做了,一切的恩怨仇恨,皆是万恶的金钱在作怪,玉方的死,我很遗憾,锦春也得到应有的惩罚,如果你们还是不满意,想要我这个老头子偿命,可以随时找我报复,我绝不会反抗,假设时光可以倒退的话,我情愿章家开始便一贫如洗,那今天便不会出现这个惨淡局面……”章叔叔伤感的说。
外公听章叔叔这么一说,没再继续和他吵下去,或许所有的事已成事实,再吵下去也不会吵出什么结果。既然外公不吵,那该是我质问章叔叔的时候了。
“新船主是否李添佳李公子呢?”我问章叔叔说。
“没错!就是当日投得沙漠之星的李公子。”章叔叔说。
果然没听错,真的是李公子,只是有些不明白,赌船在李公子眼里,应该属于小生意,他为何会看上眼呢?难道越有钱的人,就会越贪钱吗?但这个问题与我无关,酒店的股票才是我最大的疑惑和愤怒。
“章叔叔,你怎样安排章氏的生意,与我无关,但酒店股票不可能不交给我吧?别忘记,你曾答应将你和章太太手中所持有的股票都卖给我,现在怎么一声不响,便转卖给了无常夫人?对后辈这般食言,始终讲不过去吧?”我很不满的说。
“哼!禽兽有信用可言吗?他妈的!”章敏踩上一脚的说。
“龙生,没错,我曾经答应将我和玉方所持有的酒店股票卖给你,但为了锦春的希望,恕我不能履行曾许下的承诺,因为无常夫人可以令迎万小姐为锦春解降,所以我只能对你说声抱歉……”章叔叔一脸无奈的表情说。
“什么?!无常夫人可以令迎万小姐,解那死王八蛋的降头术?”章敏愣然一问说。
“笑话!迎万小姐告诉我,章锦春身上的降头术,三天过后便无法可解,况且以我和她的交情,知悉她回去后便不会再见任何人,何况是她……”我指向无常夫人,嘲笑的说。
“龙生,你说的话当真?可别骗我这个老头。无常夫人,锦春他……”章叔叔大吃一惊,转问无常夫人说。
“章老板,千万别让龙生给骗了,迎万小姐是我们激请过来对付他的,她怎会和龙生有交情呢?而且你弟弟身上的降头术是她所施,又怎会无法可解呢?别听龙生一派胡言!”无常夫人反驳的说。
“对!懂得施降头术,必懂得如何解除……”章叔叔自言自语的说。
“章叔叔,天狼君死的时侯,迎万小姐和我在一起,试问怎会没有交情呢?前晚我还亲自到机场送她离境,你别被无常夫人……哎呀!”我想怒骂无常夫人,但不经意触碰狭窄裤档里的冰棒,产生微微阵痛。
“龙生,怎么了?”芳琪和章敏向我发出关心的慰问说。
“没事……”我掩饰尴尬的说。
“哼!龙生说的话一点都没错,顺便告诉你吧,迎万小姐亲口对我说过,你那个死王八蛋弟弟,不但无法得救,而且还会慢慢受折磨而死,我才会打消向他报复的念头,想起来亦挺痛快的!”章敏落井下石的说。
“章叔叔,别听这恶女人的谎言,你还是把酒店的股票卖给我们吧!”我说。
“不……锦春不会如此短命,你们别再说了,酒店的股票,我还是交给无常夫人,毕竟我无权剥夺锦春生存的机会,你们别再说了……”章叔叔伤感的说。
“好!你想受骗自找麻烦,那是你的事,我恨不得你赶快上路,但酒店的股票有一半是我母亲的,你不能占为己有,那是母亲留给我的呀!”章敏说。
“敏儿,我没有将你母亲的股票占为己有,并且已把买卖的钱交到你手上。”章叔叔说。
“股票可是我母亲的东西,你怎么能随意把它卖掉?”章敏大动肝火的说。
“股票是章氏资产之一,并不属于你母亲的私人财物,什么时候卖掉,不需要征求任何人的意见。”章叔叔回答说。
“没有商讨的余地吗?”我问章叔叔说。
“没有!锦春是我的弟弟,抱歉!”章叔叔冷冷的说。
“王八蛋!”章敏气得把桌面的文件掷向章叔叔身上,甚至想起身打他似的,但被我即时把她捉住。
“别激动,不值得动气……”我劝解章敏说。
芳琪和外公亦同时劝解章敏别激动,章敏在我们三个人的劝解下,总算冷静的压抑了情绪,而章叔叔的律师,今次可学乖了,不敢再发出警告的恶言。
章叔叔的坚定和固执,我们无法说服,所谓孩子在他人的学校里读书,成绩的高低,则无法操控。虽然今次我无法办好父亲交代的事,但无常夫人恐怕也无法成功收购酒店,毕竟那可要动用很大的资金,相信她手中这五巴仙的股票,对我们的收购不足以构成压力,同时也明白父亲为何会缺席的原因。
最后,无常夫人在我面前露出一张神气的脸孔,签下买卖股票的手续文件,临走前向我露出阴险的一笑,视线则朝向我下体一看,而章叔叔这时候叹了口气,跟随无常夫人身后一道离去。
章叔叔和无常夫人离去后,外公很无奈的发出一声长叹。
“哎!原以为捡到殡仪馆的地盘,会是个好兆头,岂料赌船的地盘,却又要争个你死我活!”外公伸了个懒腰,叹了口气说。
“外公,以你在江湖上的实力,赌船的地盘,还不是手到擒来吗?叹什么气嘛!装模作样的……”章敏对外公说。
“乖孙女呀!现在很多偏门的生意,都讲究合约上的条文,并不是以前那一套,单凭嘴巴一句话或拳头就行,现在是法治社会呀……”外公无奈的说。
“外公,不是吧?刚才你和龙生谈好的生意,同样没有签下合约难道还不是单凭嘴巴一句话吗?”章敏反驳说。
“傻孙女,龙生是自己人,怎能一概而论,总之,不一样,难呀!”外公说。
“外公,赌船的事,我找个机会和李公子谈一谈,成功与否,则不敢保证,总之,我会为你试一试……,,
“龙生,有你这句话,我安心多了,没想到,任性的外孙女,竟能给我找个好女婿回来,不错……”外公开怀一笑的说。
“外公,你又取笑我了……”章敏脸红的说。
“好!我不笑你就是,并且马上离开,不妨碍你们一家亲了,哈哈!”外公说完后,便带着几名保镖离开。
第四十卷 第二章 冰冻异状
章敏的外公离去后,芳琪和章敏还有我,三个人的脸上,都铺上一层挥不掉的愁丝,长吁短叹的。
我身为她们的男人,非但要掩饰心中的不快,还要想法子安慰她们,此刻,不禁又令我了解,父亲为何不出现的另外一个原因,原来是要我汲取商场遭挫的经验,可谓用心良苦。
“既然木已成舟,成了无法改变的事实,我们就接受一切,可别气坏了身体,我会另想办法的……”我安慰章敏和芳琪说。
“龙生,我烦恼是无常夫人的出现,并不是烦恼收购酒店一事,今回真是赶走了头狼,又来了只虎,哎!”芳琪郁闷的说。
“此话何解呢?”我问芳琪说。
“还不是吗?无常夫人的出现,摆明是冲着你而来,而且还先下手为强,把章叔叔给哄了,看来另一场大风雨即将来临,真不知什么时侯才会雨过天晴。侥幸的事,无常夫人是女流之辈,不懂得神术、武功,没有生命的危机,但仍要提防小人之计,免得重蹈红衣女郎之辙,毕竟她是个女人呀!”芳琪提醒我说。
芳琪的忧虑,不是没理由的,毕竟无常夫人的出现,摆明是向我施下马威,而今希望如芳琪所说,无常夫人不懂得神术、武功,祈求别再出现生命危机之事就好了,但此刻龙根异常的冰冻勃起,又教我不能不疑惑和担忧。
“死老头不好色的话,那臭女人又怎会轻易搭上,总之,男人就是好色鬼,没有一个是好东西,哼!”章敏发脾气的说。
章敏骂完这句话,向我瞅了一眼,她的表情似乎想向我道歉,但自尊却不让她说出口罢了,总之满腔怒火就是。或许她真的没骂错,我确实是个好色兔,要不然怎会设计上了刚嫂。此刻,突然想起了刚嫂,心里好像又想到些什么似的……
“龙生,怎么了?”芳琪问我说。
“什么?哦……没什么……没什么……”我如梦初醒般的回答芳琪说。
“章敏,别为章叔叔发那么大的火气了,他救弟心切,属情有可原,但无常夫人看准龙生七寸之位着手,这一点才是该担心之处……”芳琪忧心忡忡的说。
“琪姐,笑话!那臭女人有什么好怕、好担心的,哼!”章敏以嘲笑的口吻说。
“章敏,之前你曾说过,记者没什么可怕,结果龙生差点淹死在他们笔下的墨水里,而我今次说的无常夫人,肯定是经过精心的策划才出手,另外,单从她和你外公碰面的态度,则令我忧上加忧,毕竟‘利益’二字的杀伤力,难以估计,何况施放利益者,是个善用攻心计的女人。”芳琪忧心忡忡的说。
芳琪对人察言观色的本领,更上一层楼,我这个风水师,不得不对她佩服万分。
“琪姐,你过虑了,我怎么说都是他的外孙女……”章敏犹豫的说。
“外孙女?那为何巧姐说你来此之前,显得特别紧张呢!”芳琪反问章敏说。
“这……”章敏答不上话。
“芳琪,我不是给外公利益了吗?况且还是一场亲戚,应该不会的……”我说
“对一个将利益摆在第一位的人来说,这可要看哪方面的利益较大了……”芳琪说。
芳琪一针见血的话,直插入我的心里,同时亦提醒我,赌船一事,务必为外公办妥,要不然章敏将很难面对外公和我们。
“章敏,如果你外公如芳琪所说那般,你会帮哪一方呢?”我试问章敏说。
“龙生!去你的!这个还用问的吗?我当然是帮你啦,又怎会帮杀我母亲那伙人呢?狗嘴长不出象牙!哼!”章敏大动肝火的说。
“对不起,算我说错话,行了吧?哎唷!”我即科向章敏道歉,但下体不慎摆动了一下,使夹在内裤里的竖起龙根再次发痛。
“怎么了?”章敏好奇的问我说。
“没什么,只是感到有些无奈罢了。要是一早便知道我是爵士之子的身份,那便不会以风水师的身份出现,不以风水师的身份出现,便不会引来种种的祸端,甚至险些掉了性命,哎!”我掩饰下体的疼痛,转移话题说。
“不以风水师的身份出现,又如何能与亲生父亲相认呢?”芳琪回答说。
“这倒是……”我同意的点头说。
“回去吧,没心情再说了……”章敏没精打彩的说。
没想到,获得数十亿家财的章敏,竟会出现没精打彩的心情,要是换作其他人,心花怒放的心情,肯定会挥去一切不快之事,不过,在富裕温室长大的人,钱财或许会不当做是一回事。
“嗯,反正我;受什么事要做,跟你们一起回家……”芳琪无精打彩的伸了个懒腰说。
糟糕!芳琪和章敏说着要回家,但我下面竖起根冰棒,不就穿帮了吗?要是以这种丑态走出会议室,芳琪肯定会背后让人说笑话。
“不行!我还不能离开这里,给我一点时间……”我尴尬的说。
“为何?”芳琪好奇的问我说。
哎!看来下体的丑态,始终无法遮掩了,丑媳妇总得见公婆,就让芳琪和章敏两个笑个够吧
“你们看我这个模样,怎能够离开这里呢?”我指着下体说。
章敏和芳琪两人,很自然往我下体一瞧,气得顿时紧闭双唇,摆出一张无声责骂的脸孔。
“哎!龙生,真不懂你为何这个时侯还有心思想那回事,真是的,我不管你了,但警告你可别在我这里胡来!”芳琪气得匆匆拿起文件,很不满的走出会议室。
“龙生,你呀!哎!自己好好检讨吧!”章敏很不满的朝向会议室大门走去。
“慢,别以为我在想些坏事,我根本就没动过色念……”我喝住章敏说。
“哼!没想过那种坏事,会出现这种情形,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呀!”章敏说。
“算了!别再为此事吵了,等我一会……”我说完后,不再做无谓的坚持,即刻提了口气,施展龙猿神功,以驱散下体的寒气。
刚输入丹田的真气,竟遭下体的寒气抗衡,盼间,二气化成一股强劲之气,直涌而上,如冰柱般的直刺心脏,痛得我不禁大叫一声,而体内的真气,亦随着叫声宣告外泄。
面对突如其来的剧痛,我只能将手按于胸前,但身体的颤抖,接踵而至,结果全身乏力的情况下,不支从椅子跌落地面。
“龙生!”章敏大吃一惊,急忙跑到我面前问说。
“我……痛……”我按着疼痛的胸口,勉强道出两个字后,便再说不出话。
“别吓我……等我一会……”章敏惊慌失措的,急冲出门外。
虽然我说不出话,但眼睛仍可瞧见章敏匆忙的离去,心想她必是找芳琪过来,而这时侯的我,不敢再胡乱动用真气,只能尽量放松心情,以及放缓呼吸的次数,以减轻心脏的压力,同时提醒自己要尽量保持神智清醒,双眼绝不能合上。
突然,传来刺耳的开门声,接着凌乱的脚步声和呼叫声一并响起
“龙生!龙生!你怎么了?”芳琪失神落魄的冲到我身前,忙不停向我追问说。
“龙生,你流了很多汗,没什么大碍吧?”章敏急得掏出纸巾,蹲到我身旁为我抹掉额头上的汗水说。
我向芳琪她们示意不要慌张,同时察觉胸部的疼痛,只不过是痛那么一次罢了,并没有再次发作,相信情况并非想像中那般的糟,于是尝试开口说话。
“我……没事……已经好……了很多……”我用手按于胸前慢慢的说。
侥幸说话不成问题,胸前的疼痛也不再发作,于是慢慢从地上爬起,两位美人见状,即刻合力将我扶起,让我坐到椅子上。
“龙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芳琪紧张的向我追问说。
“我……不知道……下体很冷……”我指着下体竖起的冰棒说。
芳琪和章敏的视线,随即转移到我的下体上,二人的手更不约而同摸向我下体那竖起的小帐蓬上,紧接着二人互视一眼,同时发出惊讶的问号。
“哇!好冷呀!”章敏和芳琪不约而同,齐声发问说。
较为紧张的芳琪,不加思索,解开我的裤带和裤钮,当拉下裤链之际,却停止了动作,而转身上前把门锁上,并拉上窗帘布,接着回到我身旁,迫不及待将我的裤子脱下。章敏此刻也帮上一把,迅速将我的内裤给扯下,二人更在同一个时侯,伸出玉手触碰我那冰冻勃起的巨物,但又惊慌失措般的马上将手缩回。
“哇。”章敏和芳琪异口同声地叫了一声。
“龙生,这里怎会如此的冰冻?你感觉冷吗?”芳琪紧张的问我说。
“琪姐,能把冷气先关上吗?”章敏问芳琪说。
“对!我怎么没想到……”芳琪如睡梦中惊醒的说。
“不必了,我只是感至这个部位冰冷,身体不感觉寒冷。”我指着龙根的部位说。
“没关系,我想还是先把冷气关上吧!”芳琪转身走向调控冷气的开关旁。
没想到,八寸多长的坚挺龙根,竟会在一间充满律政色彩,且挂有无数律师图画的会议室内,一柱擎天,赤裸裸的展示于空间,而为我脱下裤子的,更是一位性感艳丽的大律师。
原本在这种情景下露械,会是多么兴奋的一回事,况且还有另一位打扮得无比性感的火辣辣章敏……
可惜,此刻虽处于火辣辣的空间,但由于龙根不正常的冰冻勃起,忧虑的愁绪挥之不去,导致无法享受场景所带来的刺激,实有负上天赐予我等这片性爱圣地。
“龙生,怎么会这样的?”章敏不耐烦的问我说。
“我不知道……”我叹了口气说。
“对了,龙生,刚才章敏说你发出一声痛叫,接着不支倒地,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快说给我们听吧!”
芳琪熄掉冷气,走回来说。
芳琪的问题,我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至今仍是茫无头绪。
“我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我摇头说。
“龙生,你会不会是中了邪,或是中了降头术呢?”芳琪紧张的问说。
“琪姐,龙生出门的时侯还是好好的,怎会中邪或中降头术呢?我想他是色欲过度,或起了色心无处发泄所致……”章敏说。
“不会啦!巧姐早上对我说,已给龙生发泄了……”章敏脸红羞怯的说。
“既然龙生今早已获得发泄,那他怎么会这样,你快说什么时侯开始感到不妥的呀!”芳琪十分紧张,不停催促我说。
“芳琪,至今我还未弄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如果没记错的话,应该是无常夫人向我推出一掌后,接着我便感到下体寒冷,而望向她的时侯,察觉她的眼神怪怪的,跟着下体便一直勃起,由于当时在讨论重要的问题,加上这又是尴尬之事,不方便暴露于人前,所以只能暗中强忍,直到会议结束为止。
“原来会议进行中,你已开始感觉不妥,难怪你会无故发出怪声,当时我还问过你什么事,但你不支倒地,又是怎么一回事?”芳琪追问说。
“芳琪,当时你和章敏骂我好色,还生气的离去,我只好以内力驱走下体的寒气,岂料,真气尚未输入丹田,便与下体的寒气对冲,结果二气化成一体,如同冰柱般的直插入心脏位置,所以不支倒地,无法说话……”我简略向她们述说一遍。
“哇!什么!直插入心脏,导致无法说话?!这么严重?!”章敏发出惊讶的叫声。
“现在心脏还会痛吗?”芳琪关心问道。
“现在不痛了!只不过痛过一次,要不然现在也无法和你们说话。
“龙生,到底是不是无常夫人向你攻击的?”章敏问说。
“我并不知道是否被无常夫人攻击,甚至无法相信世上有如此高的功力……”
“龙生,怎么会没有呢?当日你在码头,不是隔空一掌将章锦春打入海里吗?”章敏反驳我说。
“嗯,难道无常夫人真懂得神术之学?”我不禁反问自己说。
“龙生,你忘记江院长说过无常夫人是天狼君的师妹了吗?她懂得那些神术之学,又有什么稀奇的。”章敏说。
一言惊醒梦中人!章敏说得没错,无常夫人是天狼君的师妹,极有可能看过神笔秘笈的武学,甚至有可能是她将秘笈摆在龙柱上面引我们上当,换句话说,她懂得神术武学,一点也不稀奇,倘若真是如此的话,唯一不解的是,当天我杀死无常真人,她为何不向我动手呢
“哎!现在不是讨论无常夫人的时候,眼下如何解决这个问题才是首要,要不然怎么离开这里呢?”芳琪瞪着我那勃起的冰冻巨物说。
“琪姐,用热水浸一浸行吗?”章敏提出意见说。
“当然不行!万一冷热的冲击下,爆破血管怎么办呢?”芳琪回答说。
“琪姐,要不然把龙生送到医院,或许这不是什么神术所伤,而是人常说的马上风,但我可不懂什么是马上风,只是在报章看过罢了……”章敏羞怯的说。
“不会是马上风吧?马上风好像是做爱的时侯才会出现,龙生现在又不是在做爱,况且冷缩热胀,怎么可能如此冰冻,还会胀大勃起呢?”芳琪说。
“琪姐,要不拨电话给朝医生……”章敏说。
“对!怎会没想到呢!”芳琪即刻拨电话给朝医生。
电话中,护士回答说,朝医生在为病人进行手术,无法接听电话,急得芳琪如热锅上的蚂蚁般,不知该如何是好。
“琪姐,别紧张,要不拨给江院长试试……”章敏说。
“拨给江院长?但我们是女人,怎么好意思对他说呢?”芳琪犹豫着,脸红的说。
芳琪虽然觉得拨电话给江院长,询问龙根勃起的问题很尴尬,但为了我切身的问题,最终还是咬紧牙根找江院长。
而我不想令芳琪尴尬,决定由我亲口向他询问,但世事往往如此,你越紧张就越难把事情办妥—江院长和朝医生正巧在手术室。
“哎呀!怎么要找的人,一个都找不到呢?”芳琪紧张得发慌,不停蹬脚的说。
“芳琪,你就别紧张嘛,手术始终会做完的,耐心多等一会吧!”我安慰芳琪说。
“那要等到什么时侯?你虽是可以等,但你下面那些血管和神经线,怎能够长时间处于冰冻状态中呢?”芳琪焦虑的说。
芳琪的话听起来好像很有道理,但我不知道龙根的血管和神经线长时间处于冰冻的环境下,会有什么不良的后果。
“琪姐,别慌张,要不然这样吧!”章敏将嘴巴俯到芳琪耳边轻声细语的说,而芳琪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的,精灵的眼珠更不停的滚动,并向四处张望。
“琪姐,这个办法应该可行,那种事最终还不是一个‘泄’字给解决吗?”章敏说。
从芳琪和章敏二人谈话的表情中,猜想她们必是想在此与我做爱,务求让我一泄,以解决勃起的问题,虽然此刻的我不想做爱,但她们真想一试的话,我倒是无所谓,反正死马当活马医。
果然,从章敏和芳琪二人对龙根的凝望眼神,加卜蠢蠢欲动的羞怯神态,显然想对龙根进行大施暴,但二人却处于你推我让的问题上,似乎谁也不想先做主动,形成一个无言的尴尬场面。
其实这也难怪她们有此推让心理问题,毕竟芳琪碍于大律师的身份,想要她主动在挂满律师图画的庄严办公室搞性爱,那绝对是不可能发生的好事,除非太阳打从西边升上,而章敏尊重芳琪,自然不会抢在她的前头。
“你们不是决定和我做爱吗?”我大胆提出问题,打破彼此间的闷局。
“你怎么知道我们的决定?”章敏问我说。
“章敏,从你们的眼神和谈话中,要猜中你们的心思,又有何难呢?要不由你先做主动别为难芳琪……”
“章敏……你做吧……不用管我……可以的话……尽量别发出声音……”芳琪说完,走到门边,面壁似的站着不语。
虽然我猜中章敏和芳琪决定准备以做爱的方式,解决龙根勃起的问题,但我却没料到,只是章敏单方面向我进行,而芳琪则站到一旁,不闻不问更不看,起初我因此而受气,经过站在芳琪的立场,仔细想了一想,觉得她并非对我无情,而是她终究是位大律师,便有律师对规律的执着,要不然怎能捱过考取执照的岁月,而今她肯让章敏在这庄严的律师楼里与我做爱,己是最大的让步。
瞧见芳琪站在门边面壁的一幕,不禁想起初次与她交往的回忆,当时她的态度不但冷傲,根本就瞧不上我一眼,如今她甘摆下大律师的身份,委屈当我的姨太太,而周围的人必会在她背后讽言几句,只不过她忍气吞声,没向我投诉罢了,现在站在她的立场想起此事,才发觉我欠她的实在不少。
章敏像个石美人般,站在我面前不停回头望向芳琪的身上,显得有些不知所措。这是我第一次在她身上捕捉到她那六神无主之态,以她一向刚强的性格而言,这是第一次,恐怕亦是仅有的一次。
章敏虽是被我破了处,甚至在心连心浴室经过几位姐姐的洗礼,但她身上那份矜持感,始终还是停留在她身上,但不排除因陌生场合所产生无形的自我恐惧,看来我要助她一把才行了。
“章敏,放胆来吧,不要害怕,以往一向是我在你身上动脑筋,不停想着把你给占有,现在可好了,因果循环,风水轮流转,让你一尝占有我的机会。”
“什么话嘛!我拿有怕!”
章敏大方走到我面前蹲下,握着我那冰冻的巨物,紧闭双眼,张开小嘴免费注册送200元玩游戏 点击进入含入嘴内,但很快又将巨物吐出嘴外,并大叫一声。
“哇!”


9188资源站邀请各位新老站长和狼友一起开车,本站全部视频均免费高速在线播放,提供日韩,欧美,国产,小说,美图等精品内容免费观看及采集,全球百台CDN高速服务器部署鼎力视频加速,天天稳定更新,致力于服务全球站长及狼友。



友情链接